[见多识广] 张学良西安事变前的内心挣扎 大骂自己混蛋

向下

[见多识广] 张学良西安事变前的内心挣扎 大骂自己混蛋

帖子 由 eyke0519 于 周二 13 十二月 2011 - 1:17

张学良一直在内心的负罪中挣扎,“九一八事变”中,他开始背负自己备受埋怨的一生。张学良没有把拱手相让东三省全推到蒋介石的一纸命令上。当时各界对张学良一片喊杀声,他出去不是碰到游行就是遇到攻击。爱国地下组织声言要暗杀他,***马君武的《哀沈阳》把张伤得不轻。张学良羞愧难当,一边是领袖,一边是家仇国恨和人民怨怒,少帅几近崩溃。一项纪录说,事变前张学良的机要秘书劝他说:“我觉得祖国万岁不过是癣痂之疾,日本对我们的侵略才是百年大患呢!副司令应当劝蒋先生放下枪杆,同陕北合作。”


  张学良听了,说:“我的职务是剿匪副司令,你要我去和匪合作,不是太混蛋了吗?”秘书说:“你才混蛋呢!放着国难家仇不报,一天到晚地替人家做走狗打内战,你凭什么资格骂我混蛋呢?”


  张学良是有度量的人,说:“你说得对,我们两个都是混蛋。”“西安事变”的原因,简单地说,就是张学良主张抗日,为雪自己和家国之羞愧。这张图片正是张的心情之最好写照。一天之后,12月12日,蒋介石被张、杨扣押。1936年12月,张学良与杨虎城实行中国军人中的最严厉的手法——兵谏,扣留了在西安临潼华清池的蒋介石,以逼其抗日。1936年的《时代》周刊详细记述了这次事件,只是西方人的视角很有意思。他们称“老练的记者们用了这样一个词来形容委员长兼行政院长绑架案——不可思议”。从任何西方视角来看,“不可思议”的是东亚地区最有权势的人物竟为暴力所俘,46名卫兵悉数被杀;事变中他本人假牙丢失,在被“曾吸毒成病”的少帅张学良囚禁的13天里,大部分时间都在诵读《圣经》;最后,他又突返南京,宣称惨遭绑架在部分程度上是咎由自取;而绑架者之所以把他放走,部分原因在于他们读了他1936年大约五万字的个人日记后,深受感动!而在东方人看来,这一切没有什么不可思议,不过是中国人在“保全面子”。


  这起无可争议的事实首先是:被绑架的委员长兼行政院长的夫人毅然离宁,飞赴绑架者的大本营——西安。与之同行的还有时任中国银行董事长的兄长宋子文、神秘莫测的澳大利亚“顾问”威廉·H·端纳——他在不同时期曾跟随绑架者张学良和被绑架者蒋介石多年。他们在西安下了飞机,当时浓雾笼罩,夜色朦胧,机场上众多士兵举起了数百个火把。机场上的士兵隶属名气稍逊的杨虎城将军。


  概言之,绑架者张学良的数百人部队围困着被绑架者蒋介石,外围是杨将军的数千人部队——他们也可被视作是操控了绑架案;再往外则是绑架者张学良的数千人主力部队以及火速赶来的南京政府国民革命军,同时南京政府的美式轰炸机也在空中虎视眈眈。


  心急如焚的蒋夫人直奔沦为囚徒的丈夫,她用小包带来了一套新假牙——丈夫安上假牙后会舒适些。在中国人尽皆知的下一步就是,蒋委员长、蒋夫人和银行家宋子文共同向南京政府发出最为明确的命令,要求军政部长何应钦将军率领下的“讨逆”军不得再向西安逼近——“讨逆”军接到命令后立即按兵不动。


  无疑,赎救中国行政院长的数百万现金是在西安达成的协议中敲定的,而且想来这是宋子文尽可能以非政府的方式操办而成。毕竟,他所努力营救的是自己的妹夫,况且宋氏家族的富有在中国乃是首屈一指。协议既已达成,所有到场的达官显贵都飞赴洛阳——显然,张学良似乎完成了自己的心愿,促使蒋领导中国对日作战。


  在洛阳,保全面子的好戏粉墨登场。可以说,绑架案中的蒋、张二人很难臂挽臂地同机赴宁,亦不宜身着华艳军服抵宁。蒋换上便装,先行一步;两个小时后,少帅穿着廉价的中国棉纺长袍,满心悔意地尾随而至。迎接蒋的有年迈的傀儡主席林森以及欢呼雀跃的20万南京市民。绑架者悄悄地驱车驶过后街,作为赎救者宋子文的座上宾安顿下来——真是“不可思议”!_

然后,有关各方开始对外公布长篇大论——但显然是为妥善处理中国空前的重大绑架案而编造出来的。潇洒、机敏、胸怀大义的绑架者张学良宣称:“学良生性鲁莽粗野,而造成此次违犯纪律不敬事件之大恶。兹腼颜随节来宁,凡有利于吾国者,学良万死不辞,请钧座不必念及私情有所顾虑……”


  被绑架者蒋介石则宣称:“此次‘西安事变’,皆由中正率导无方,督察不周之过,业经呈请钧府准予免去本兼各职以明责任,定蒙钧察
如中正怀有任何私欲或做出任何危害国人福祉之行为,则人人皆可视余为叛逆,甚至罚以枪决
若中正所言所行缺乏诚意,若中正怠于同志之革命理想,则手下将士皆可视余为敌,甚至罚以枪决 学良君已早日纠余之错(绑架),危机未得迟滞,中正深信国民政府会宽宥处理
如中正在西安之时对君作任何承诺抑或签署任何文件,皆无异于中国民族之灾难



  据认为,少帅可能携带巨资出国一段时间,并可能最终统率委员长手下的另一支中国军队。中国各地,人们对危机和平解决欣喜若狂,连不折不扣的戒酒人士、“基督将军”冯玉祥也宣称,这是一个举国欢庆的时刻,“本人要痛饮一瓶,以贺委员长获释”。


  图为临潼华清池,这个当年杨贵妃洗澡之地,成为蒋氏一生中难以洗清的重要经历。这里记录着蒋当年被抓时的所有痕迹。张学良与杨虎城凌晨扣留了蒋介石后,随即通电全国:


  “
蒋委员长介公受群小包围弃绝民众,误国咎深 学良等多年袍泽,不忍坐视,因对介公作最后之诤谏,保其平安,促其反省。”
avatar
eyke0519
Admin

帖子数 : 10619
注册日期 : 08-12-15

http://eyke.1erc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