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轶事] ADELE阿黛尔 我的音乐只为耳朵

向下

[名人轶事] ADELE阿黛尔 我的音乐只为耳朵

帖子 由 eyke0519 于 周四 23 二月 2012 - 21:34

那是阿黛尔与前男友分手后不久的一个夜晚。浴缸里的水哗哗地流着,21岁的她坐在床头,患了感冒,打算去泡个澡。但她的思绪无法从刚得知的消息中抽离——她的前男友,一个她曾认为将与自己共度一生的男人,却在与她分手后又迅速地找到了新女友,并已订婚。
阿黛尔对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不知所措,她拿起吉他,一瞬间,脑海中所有的思绪都化为旋律。她很快便写下了这首歌:
“我听说你已实现了梦想,
我想是她给了你我所给不了的东西。
没关系,我会找到与你相似的爱人,
也会祈祷,愿你过的好。
我请求你,不要忘记我。
我也记得你说过
有时候爱情能成为永恒,
有时候爱又如此伤人……”
就这样,阿黛尔最著名的歌曲之一、之后在18个国家的音乐排行榜上夺冠的年度白金歌曲Someone
Like You便诞生了。

一张伤心的专辑

阿黛尔遇到他时还只是个20岁出头的女孩。他比阿黛尔大10岁,爱旅游,爱读扎迪.史密斯(Zadie
Smith)的小说,还会写诗,这些都深深吸引着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
“他让我变得像个大人,让我踏上想要的旅途。我的绝大部分生活都是工作,但有小小的一部分,是我们两个人的生活。”阿黛尔在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回忆道,言语中仍然流露出对美好旧时光的眷恋。
但相处一年后,两人的感情出现裂痕。“他很有艺术气质,但他不浪漫。他从不带我去意大利旅游,反倒是我在米兰订了个很棒的酒店,带他去意大利玩。”阿黛尔说。两人正式分手的早晨,阿黛尔坐在录音棚里啜泣,“脑子里一片空白”。
制作人保罗.艾奇沃思回忆:“她非常脆弱,对我们敞开心扉谈论她的故事。但在她心中,却似燃烧着一团火焰”。这时,阿黛尔对保罗说:“我突然想到一段旋律,一直在我脑海里重复。”保罗说,“什么旋律?唱唱看。”阿黛尔用浑厚的声音唱出了“There's
a fire”(Rolling in the
Deep的第一句歌词)。保罗心中一震,一边听着她的旋律,一边抱起吉他试着配上和旋。这段试音带里阿黛尔一气呵成的歌声,就出现在最后的专辑里。“你能真的听出她当时的悲伤、愤怒。”保罗说。
上周日晚,阿黛尔的这首Rolling
in the
Deep一举获得第54届格莱美“年度最佳制作”和“年度最佳歌曲”和“最佳短片音乐录影带”。她也在颁奖礼上,***了去年年底咽喉手术后的首次演唱。除此之外,她个人还包揽了年度最佳专辑、最佳流行歌手、最佳流行专辑,共获六项大奖,当之无愧地成为了本届格莱美的最大赢家,也追平了碧昂斯两年前创下的单届格莱美女歌手最高夺奖纪录。整个颁奖典礼在哀悼惠特尼.休斯顿殒落的同时,也宣告了另一名巨星的诞生。
《21》是一张成功的专辑,也是一张伤心的专辑。专辑中的11首歌,都是她对伤心往事的内心告白。其中Someone
Like
You是在她听说前男友结婚的消息后,最后写的一首歌。“在为他写了那么多歌曲之后,我感到情感耗尽了。我必须写这一首,为了让自己觉得好受些,也作为我们在一起18个月的交代。”阿黛尔在接受MTV电视台采访时说。
正是这首Someone
Like
You打动了全世界的歌迷,也因其催人泪下的力量被《波士顿环球报》评为“年度最催泪歌曲”。上周,《华尔街日报》甚至刊登了一篇用科学和心理学分析阿黛尔的歌何以催泪的文章。有歌迷分析道:“尽管阿黛尔在歌中流露出她会朝前看的决心,但这首歌的旋律却在相近的音符间徘徊,没有得到丝毫解决,也没有找到平静。”
去年2月20日的全英音乐奖(Brit
Awards
2011)上,在阿黛尔上台之前,主持人说了这样一段话:“你肯定有过这种经历,当你听到一首歌曲,由你完全不认识,从未遇到过的人创作,但却正好描述了当时你生命中某个阶段的感觉。阿黛尔就是这样的一位歌手。如果你曾有过伤心往事,现在便将旧事重现。”
在观众的尖叫声中,灯光暗下,安静的钢琴伴奏循循渐入,阿黛尔极富感情的声音响起,娓娓道出了她心灵的真情告白。没有华丽的舞台秀,也没有任何掩饰和造作,她的声音却令无数观众感动至黯然落泪。在歌曲尾声,观众长时间起立鼓掌。阿黛尔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夺眶而出,并转头试图避开摄像机的镜头。
“我当时非常情绪化,觉得受宠若惊,不知所措。然后我想起了前男友,如果他在电视上看到我,一定会笑我,因为他知道我是为他而哭。他会想,‘你看,她还是没能走出来。’”阿黛尔说。
“现在,我觉得内心平静,这首歌带给我自由。我总是在歌曲中才表现得睿智一些——因为我写的歌词都是生活中永远说不出口的。但我没想到,这首歌会让全世界的人产生共鸣!我也不会再写出那样的歌了。这首大概就是我的成名曲了。”阿黛尔说。

从托特纳姆走向世界

阿黛尔是个“大女孩”。她身材微胖,声音富有磁性而浑厚,舞台风格简约,和同龄人Lady
Gaga、蕾哈娜、凯蒂.派瑞走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路线。近日,“时尚大帝”卡尔.拉格菲尔德也跟着风潮注意到阿黛尔的锋芒,盛赞她的歌之余,忍不住批评“她实在有点太胖了。”对此,阿黛尔回应道:“我又不是想上杂志封面的模特儿。我只是一名歌者,何况我的身材代表多数的女人。我做音乐不为吸引眼球,而是为了吸引耳朵。”
许多流行女歌星的背后都有一个坏男孩,比如艾米.怀恩豪斯和布雷克.菲尔德-西弗尔,蕾哈娜和克里斯.布朗,惠特尼.休斯顿和鲍比.布朗,以及年轻时的麦当娜和西恩.潘。
阿黛尔刚挥别了一个,并以他为灵感创作了一张格莱美得奖专辑。现在,阿黛尔与37岁的西蒙.科内茨基开始了新的恋情,并决定好好珍惜眼前人——因为这一次,她坚信站在身边的不再是“坏男孩”,而就是那个“对的人”。“西蒙是个好男人,他为我骄傲,也并不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他非常照顾我。”阿黛尔说。
被一个大男人照顾的感觉,正是阿黛尔从小就缺失的一部分。她1988年出生在伦敦托特纳姆,母亲佩尼.阿德金斯是个年轻妈妈,18岁时便怀上了她。而她的父亲,一个威尔士水管工马克.伊万却在阿黛尔3岁时便离开了母女俩,回到威尔士酗酒成性。据阿黛尔回忆,她最后一次看到父亲,是在15岁出席祖母的葬礼的时候,而与他真正意义上的交流从她记事起便中断了。
“我不知道一个爸爸应该做些什么,因为我从来没有一个爸爸。”她说,“和你流着相同血液的至亲却不能遵守诺言,这令人失望。”阿黛尔说。

佩尼.阿德金斯一个人带大了阿黛尔,她从事过女按摩师、家具安装工、成人活动组织者,从布莱顿、布里克斯顿,一直辗转到伦敦,最后在伦敦南部西诺伍德一家折扣商店楼上的一间公寓里安顿下来,历经艰辛。但她丝毫没有怠慢对女儿的培养,同样热爱音乐的她在阿黛尔幼年时便给她灌输玛丽.布莱姬(Mary
J.Blige),劳伦.希尔(Lauryn Hill)和艾丽西亚.凯斯(Alicia
Keys)的音乐。在这一点上,阿黛尔对母亲感激不已,因为这些都是在音乐上给她启蒙,并对她影响至深的人物——阿黛尔曾把劳伦.希尔的专辑The
Miseducation of Lauryn Hill和艾丽西亚.凯斯的Songs In A
Minor称为“直接决定我人生的专辑”。
14岁时,热爱唱歌、还会演奏吉他和单簧管的阿黛尔凭极高的音乐天赋,考上了英国伦敦表演艺术学校(The BRIT
School for Performing Arts & Techonology)——这是伦敦的“明星学校”,与阿黛尔同班的还有“明日之星”Leona
Lewis、Jessie J,而艾米.怀恩豪斯(Amy Winehouse)、凯特.纳什(Kate
Nash)也都是从那里走向了世界的舞台。
阿黛尔的同班同学本.托马斯回忆道,当时阿黛尔似乎并没有进娱乐圈的心意,学校里有一些人真的非常拼命,想要混进那个圈子。阿黛尔没有,但她是一个绝佳的表演者。当她唱歌的时候,在场的每个人都会带着敬意,一下子安静下来。
正如托马斯说的那样,最初的阿黛尔只是满足于在酒吧驻场唱歌,直到她的一个朋友将她在学校录制的一张包含三首歌的demo发到网上。几天后,许多厂牌纷纷来信,但阿黛尔一点也不在意,甚至在看到Island和XL
Recordings这些知名厂牌的名字时也无动于衷。“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些厂牌,还以为是网上的垃圾邮件呢!”阿黛尔说。在母亲的劝诱下,阿黛尔才勉强见了XL的经纪人,而后者对阿黛尔非常满意,几乎当场就签下了她。
阿黛尔职业生涯上的突破随很快来临。那是2008年,美国大选正如火如荼地举行,萨拉.佩林做客了某一期《周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阿黛尔作为表演嘉宾,正好也在现场。在后台化妆时,阿黛尔想,“如果搞定了今晚,这可能就是职业生涯中的关键一刻”。
当晚,她在萨拉.佩林和电视机前的140万观众面前,表演了首张专辑《19》中的Chasing
Pavements和Cold
Shoulder。在这之前,阿黛尔在iTunes上排40名,第二天起来,她发现自己排名直窜第八。当她下了飞机回到伦敦,发现自己已经排在第一位了。就这样,她在自己的家乡迎接了属于她的“Hometown
Glory”(家乡荣耀)——这是她第一张专辑的成名曲,也是她写给伦敦的一封情书。在这里,她开始了职业生涯的腾飞。

“阿黛尔现象”

阿黛尔在去年全英音乐奖上的动人一幕,直接把Someone Like You推向了英国单曲排行榜的榜首,而Rolling in the
Deep则位居第四;专辑《21》占据英国专辑榜的榜首位置近3个月之久,打破了此前麦当娜保持的女歌手专辑榜首最长时间纪录。它在去年唱片市场销售总量超过500万张,卖掉的CD总数几乎可以分到整个伦敦人手一张。
这是阿黛尔继处女专辑《19》之后掀起的第二场风暴,使这个女孩已经坐拥两张英国榜前五的专辑和两首前五单曲。在她之前,只有披头士于1964年获得过这样的荣耀。而她的奇迹不仅仅在英国——《21》几乎在全球每个主要的音乐市场都位居榜首。
去年11月,阿黛尔在英国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Royal
Albert
Hall)举办了一场举世瞩目的演唱会,并发行了一张现场DVD,与《21》共同成为2011年最令人难忘的经典专辑——很少有流行歌手能够站在阿尔伯特音乐厅里。这场演出对她,乃至整个流行音乐界都具有非凡意义。她今年只有23岁,无论以何种标准,她的成功都足以称之为“阿黛尔现象”。《泰晤士报》如此评论,“全世界的人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已经认识阿黛尔的,另一类是马上就会认识她的。至于完全没听说过她的人,已经越来越稀罕了。”
在一个争当“新新人类”的世界里,阿黛尔则以一个“新老歌手”的身份胜利回归,全面打败了乐坛的另一位天后Lady
Gaga。她的演唱技巧继承自艾塔-詹姆丝(Etta James,美国爵士、蓝调歌手)和艾拉-费兹杰拉德(Ella
Firzgerald,爵士乐第一夫人),在聆听她们的专辑后,阿黛尔意识到自己也能用一样的声音去演唱。如果要在英国找一位与她最接近的白人灵歌前辈,你应该跳过艾米.怀恩豪斯、达菲(Duffy)和乔丝.史东(Joss
Stone) 等人,直接回到达丝蒂.斯普林菲尔德(Dusty
Springfield)——她在魔城唱片时期的沉吟低唱和阿黛尔如出一辙。
“阿黛尔的成功,不像蕾哈娜那样需要低俗MV的帮助,也不像Lady
Gaga那样需要穿牛排做的裙子来吸引眼球。她不需要在凌晨3点的夜店门口和嗑药的男友被狗仔拍照,也不需要带着一支拍摄团队去非洲领养一个儿童。”《泰晤士报》评论道。
当歌迷在她的歌声中陶醉,整个音乐产业也将信将疑地,满怀感恩地欢呼着阿黛尔的成功。在这个网络共享、非法下载和在线听歌服务不断侵蚀着唱片销量的世界里,他们本以为传统的商业模式已行将朽木。去年,全球的音乐产业销售额下滑了8.4%,也就是将近损失15亿美元。而阿黛尔则奋勇逆流而上,《21》在全球的销量超过400万张。
如果说成功对阿黛尔自己来说也是一种惊喜(她在2009年赢得了两个格莱美奖项,但她觉得自己没有赢奖的可能,在叫到她上台领奖时,她已经脱掉了鞋子和皮带),至少希望摆脱底层小市民生活(“在那里,绝大部分女孩的目标,就是怀孕之后靠政府的救济金生活”)的坚定信念,是她成功的必要条件。
“阿黛尔为青少年树立了一个榜样,一个凭借自身的才华、信心和奋斗获得成功的榜样。她和披头士一样,给自己写歌。她的歌迷跨越年代、跨越阶层、跨越国界。她也许拥有流行音乐界最有价值的嗓音,但她没有稀奇古怪的造型或者低级下流的绯闻,也没有整天只吃生菜保持竹竿一样的身材。她的卖点只是她的歌声。这听起来简直就是一个老套的励志故事。”
《泰晤士报》写道。

_________________
【郑重声明】C缘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avatar
eyke0519
Admin

帖子数 : 10619
注册日期 : 08-12-15

http://eyke.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