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承受的呼吸:中国尘肺病患者 生命如一曲悲歌(高清组图)

向下

不能承受的呼吸:中国尘肺病患者 生命如一曲悲歌(高清组图)

帖子 由 eyke0519 于 周三 16 五月 2012 - 23:19

 由资深媒体人王克勤先生发起的“大爱清尘”公益项目,旨在寻找与救助尘肺病农民患者。唤起社会对这个群体的关注,期盼国家行动缓慢苏醒;通过立法保障劳动者的基本权益。

  2011年11月15日始,我作为志愿者到四川甘洛、甘肃古浪等山区探访患尘肺病的农民工,用镜头记录下在这18天里我所看到的一切。

  造像记,原指各种宗教石窟、神龛等像制作所下记录的文字。此处我谨以尊崇的态度用影像为他们“造像”,并记之。也许他们中有些人不一定能看见明天升起的太阳,他们是国民经济车轮高速运转过程中,被碾压的尘肺病农民工。而后,又被抛弃、遗忘在角落里。

  他们,为了摆脱贫困,离开了祖祖辈辈耕作的贫瘠土地。用青春和性命作赌注,到大山另一边的大山当矿工。殊不知数年或十几年后被粉尘肆虐的肺部已发生不可逆转的纤维化!从此,丧失劳动能力,支付的医疗费远高于所挣工钱,借债医治苟延残喘的病体。家庭也从贫困变成赤贫。他们就是罹患尘肺病的农民工大体现状。

  全国各地的穷乡僻壤,散居着大量患尘肺病的农民工。他们默默承受无法呼吸的痛苦,然后默默死去...
尘肺病末期患者只能跪在床上不能平躺,否则会因窒息而亡。跪着,是大多数尘肺病人离世的最后姿势。

  由于农民工劳动合同签订率几乎为零,加之社会保险缺失,工伤赔付艰难。最终,留给家属的是苟延残喘的病体或一具冰冷的尸体。

  法国大文豪雨果有句大家耳熟能详的名言:“幸福的人总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但在这里,我却看到了同样的不幸!

  


  资深媒体人王克勤先生,发起
“大爱清尘”拯救尘肺农民工兄弟公益项目,旨在寻找与救助尘肺病农民工兄弟。“能救一个是一个”!

  


  四川会理农民王建学年仅24岁,曾在云南元谋石英矿打工4年病倒,误诊为结核,用药致肝炎。现确诊尘肺三期,负债数万,其父欲放弃救治。经“大爱清尘”救助1万元救治脱险。后经此照片在网络发布,数日内又筹集善款4万余元,基本解决其医疗费用,目前病情反复,情况不容乐观。


  


  主治医生介绍王建学病情时一度哽咽。我很想拍张她的肖像,未果。她给我介绍王建学的情况:"接触石英矿半年会得尘肺三期,他体质好,接触四年才这样。本来和家属商量是否放弃治疗,让他回家,考虑到他还年轻,要尽一把力..."

  


  四川遂宁的雷金模,2001年至2003年到西藏金矿打工,患尘肺三期,左肺失效,右肺仅余50%功能。善款将用完时突然病危,两次停止呼吸和心跳,通宵抢救后已身无分文欲出院等死,后经大爱清尘拨付紧急救助金15000元,但仍杯水车薪,呼吁网络救治得善款医治,病情稍稳定。近日天气阴冷无常,累病情加重再次入院。

  


  雷金模虽不幸得病,但妻子对他不离不弃,细微照顾;还有社会众多爱心人士对他的关爱,在临终前感受到来自家庭和社会的温暖!雷金模于2012年1月17日
0:28不幸病故。

  


  四川甘洛马尔朵村宋华金在甘洛铅锌矿井下当钻工、炮工,累计接触粉尘7年8个月。患一期尘肺并肺结核。


  


  宋华金2011年8月拿到职业病诊断证明书,经过当地众多尘肺患者多年不断努力争取,现凭证明每月能拿到一定的补助。

  


  四川甘洛田坝镇挖夯村42岁的尘肺患者杨洪全。

  


  杨洪全在家门口熬治疗尘肺病的“偏方”草药,烟熏火燎、咳个不停...终归无法自救,杨洪全于2012年3月12日
7:00不幸病故。

  


  四川甘洛田坝镇的尘肺患者谢东强,42岁,1999年婚后,27岁的他便当炮工,2005年肺穿孔。查出尘肺次年,妻与其离婚。

  


  谢东强在甘洛县医院传染科接受治疗,如今他与两子由75岁的老母养活。

  


  四川甘洛田坝镇的尘肺患者姜已洪,患尘肺三期,天气寒冷时需要吸氧。

  


  姜已洪为了子女读书,在甘洛县城租住出租屋,顶楼价格便宜些,狭窄的梯间能听见他大口大口的喘气声,四层楼爬了近5分钟。

  


  四川甘洛58岁的阿布子,他是年龄最大的彝族尘肺患者。大儿子入狱,另俩儿子在外打工,他由妻子照顾生活。

  


  阿布子信教,从他眼神中分明看到一点:“有信仰的人是淡定的”。阿布子于2012年4月6日
17:00不幸病故。

  


  甘肃古浪县黑松驿镇庙台子村42岁尘肺三期患者张忠山,
98年起在酒泉马鬃山金矿打钻7年.面容怎看也像50岁.不能平躺睡觉,除了上茅坑, 一刻不能离开氧气管线,能体会这种24小时在线么?

  


  庙台子村海拔约2400米,冬季最低气温能达到零下20度。张忠山最害怕停电、断氧。家中备了6个氧气袋。每个能用供应氧气约半小时,如果停电超过半天,很可能会发生意外状况。为此,他媳妇学会了护理与打针。

  


  甘肃古浪县黑松驿镇庙台子村42岁尘肺患者银守彪,1995年至1998年在酒泉马鬃山金矿打工。2011年4月又患脑肿囊入院做手术,8月复发,再度入院,两次手术花费9万多元,借外债5万余元。

  


  银守彪经常需要吸氧,家里共有5个孩子,最小的刚满周岁。

  


  甘肃古浪县黑松驿镇庙台子村42岁尘肺三期患者赵文海,在汪家墩金矿采矿4年,昌马金矿采矿6年。妻腿截肢,
母瘫痪,父老迈,子女上学,生活困顿。
但活出大爱精神,和妻负着残躯,不懈的服务尘肺病患。分发了两百多个爱心人士寄来的冬衣邮包,整理地区尘肺病患名单,保持最紧密联系,不断寻找甘肃其他病患。从病患者到志愿者,走出最荣耀的道路。

  


  赵文海75岁的老丈人在搅牛粪,晒干作燃料。三期尘肺病的赵文海连这种活也干不了,他媳妇俞小红腿有残疾。

  


  北京的爱心人士周海燕女士发现:尘肺家庭缺乏经济来源,即使在政府或大爱清尘的帮助下洗了肺,但后续生活还是没有着落,往往不得不拖着病体再去打工,致使救助前功尽弃。去年底偶然看到赵文海的妻子俞小红给大爱清尘志愿者做的手工艺品,就想到可以从这方面入手。古浪又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积淀,就义务搭建淘宝平台,让赵文海组织尘肺家属制作传统手工绣花鞋垫为主的工艺品。


  欢迎大家支持他们的“古浪姐妹手工坊淘宝店” gljmf.taobao.com

_________________
【郑重声明】C缘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avatar
eyke0519
Admin

帖子数 : 10619
注册日期 : 08-12-15

http://eyke.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